重庆渝海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 首页  - > 文化园地

冬农

长夜短昼知冬来,雾薄笼山山上寒。一夜难眠春尚早,披星戴月晚归迟。斑斓发丝沾白露,褴褛衣衫遮半腕。除草松土播新种,春来新芽发几枝?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很长吗?好像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因为一直以来都觉得一百年很长,一百次四季的更迭,一个世纪的轮回,一个人的一生。 如果说对于一门手艺、一种技能的传承,那一百年又算长吗?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主创团队用了一年的时间,走了十万公里,寻觅深藏的茫茫江湖里的匠人。 镜头很生活化,仿佛就在你我身边,总有几位大隐隐于市的高人。一位年轻人,执着于武术和舞狮,在旁人眼中大概是不


小雪

突如一夜天转寒,羽绒毛衣身上添;冷风咧咧手脚冻,冬雨如针扎人脸;街上行人急急行,昔日闹市少哗喧;又是一年小雪至,转眼即入冬月间;新冠疫情快转好, 期望牛年皆康安!


冬之随笔

转瞬间,城市又进入了一秒入冬的状态。清晨的街道,风打着卷,树叶跳着并不优美的华尔兹,仿佛一群孤单的人在低声吟唱。路上的行人蜷缩着脖子,双手交织着藏在衣袖,犹如在第一缕阳光来临前的浅浅祈祷。汽车们,踩着并不一致的节拍,无畏寒冷的奔腾在道路上,就好似工蜂一般有序舞蹈。关于冬,有的是孩童们脸上泛红的微笑,但并不缺乏女孩们哈着气腼腆的面庞。关于冬,是奔波的人冷峻坚毅的目光,同样也孕育着对来年生活的期望。关


雨中客

十月的雨嘀嘀嗒嗒如少女的泪珠滴落到大地的心里十月的雨朦朦胧胧似蝉翼般轻薄给青山披上一层外衣十月的雨缠缠绵绵拥抱着绕指凉风唱出一首秋日的夜曲风雨中的过客你是否曾驻足停留 翘首以盼 来年可期


浣溪沙·晚秋

初入晚秋江水寒,寒风瑟瑟直扑面。暖阳藏云久不见。江上小船渐行远,几只冬燕在天边。夜幕降临昙花现。


三十而立还是三十而已

前段时间,一部名为《三十而已》的电视剧狠狠地火了一把,剧中以3位三十岁女性视角展开,讲述了都市女性在三十岁这一重要年龄节点时,遭遇到多重压力的故事。笔者作为1990年出生的标准“90后”,2020年刚好三十岁,所以剧中演绎的一些生活中或工作中的故事、表达的情绪,笔者或多或少都有相似或相同的感受。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当步行至三十岁这个时间节点时,人生的旅程就基本宣告走完了三分之一。那么


一人而后苍生

本篇写在观影《姜子牙》后。欣慰国漫渐入佳境的特效和对于耳熟能详的故事正邪拿捏有度的情节改编,更回味高光桥段以及台词细节带来的意旨。电影的故事主线,最初是姜子牙为了拯救祸乱众生的妖狐九尾体内无辜元神而错失斩杀九尾的绝佳机会,即使因此被贬至北海的凛冽绝境,也一次次在意念中笃定寻找元神的真相;后来终解元神之谜,姜子牙一心护送元神之主小九(原身为人类女孩苏妲己)到归墟入列转世。天尊拷问执念于拯救无辜元神的


上一页1234567...23下一页 转至第

网站首页 |  走进渝海 |  新闻中心 |  党建之声 |  文化园地 |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775956 传真:023-63775956 重庆市渝中区棉花街十八号 邮箱:400011

渝ICP备17007360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29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