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渝海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 首页  - > 文化园地  - > 文化园地

流年

发布时间:2019-05-29 00:00:00



         这个夏的骤雨,就这么倾盆而至,少有预示,也没有防备。起居室的胶碟上,钢针跳跃着雨滴打落的节奏;沉重的水珠划过玻璃的表面,一点一点地破碎着眼前的天空,我枕着靠垫蜷缩在椅子中央。最近总是在思考着离别的意义,没有说笑,我也是知,这样的情绪不像这场雨,不会凭空而至。身体的变化,我也算明了,很多事情大抵都会是带着无能为力的,束手而无策,只剩下离和别。

      说点开心的,在离这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海滩,那人撑着船帆,回忆那年的舞台上,说谎的人一直歌唱,大洋洲小岛国的广场上,有鸽子在飞翔。

      还忆得在年少浪荡时读罢沈从文,总觉连片的情话,也便不过尔尔。现如今退隐江湖数载,再度翻阅出岳焕细说回崇文,才真灼地读出了厚重感。一个白日带走一点青春,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化园地  /  

流年

来源于:市场营销部 刘宗堂    更新时间:2019-05-29 09:19:39

         这个夏的骤雨,就这么倾盆而至,少有预示,也没有防备。起居室的胶碟上,钢针跳跃着雨滴打落的节奏;沉重的水珠划过玻璃的表面,一点一点地破碎着眼前的天空,我枕着靠垫蜷缩在椅子中央。最近总是在思考着离别的意义,没有说笑,我也是知,这样的情绪不像这场雨,不会凭空而至。身体的变化,我也算明了,很多事情大抵都会是带着无能为力的,束手而无策,只剩下离和别。

      说点开心的,在离这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海滩,那人撑着船帆,回忆那年的舞台上,说谎的人一直歌唱,大洋洲小岛国的广场上,有鸽子在飞翔。

      还忆得在年少浪荡时读罢沈从文,总觉连片的情话,也便不过尔尔。现如今退隐江湖数载,再度翻阅出岳焕细说回崇文,才真灼地读出了厚重感。一个白日带走一点青春,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网站首页 |  走进渝海 |  新闻中心 |  党建之声 |  文化园地 |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775956 传真:023-63775956 重庆市渝中区棉花街十八号 邮箱:400011

渝ICP备170073601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29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