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渝海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当前位置: 首页  - > 文化园地  - > 文化园地

一百年很长吗

发布时间:2020-11-24 16:55:42


    

    一百年很长吗?好像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因为一直以来都觉得一百年很长,一百次四季的更迭,一个世纪的轮回,一个人的一生。

    如果说对于一门手艺、一种技能的传承,那一百年又算长吗?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主创团队用了一年的时间,走了十万公里,寻觅深藏的茫茫江湖里的匠人。

    镜头很生活化,仿佛就在你我身边,总有几位大隐隐于市的高人。一位年轻人,执着于武术和舞狮,在旁人眼中大概是不务正业,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理解这份热爱呢?能够明白自己想要的,并且付诸行动,本来就是值得尊重的。当这位年轻人终于靠自己迎接一份新生活的时候,我相信他的眼里有光。

    “家有千金不如朝夕为人”,这句话是九十多岁的陈师傅讲的,用着熟悉的乡音。九十多岁的陈师傅是一名刻章的手艺人,他所在的地方就在我家乡的附近,那儿有一条老街,每逢赶集,老爷子还是会开门。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连用手写字的人都很少了,用印章的人大概更少,而手工刻章的人可能屈指可数了。老爷子坚守的这份手艺,绝不是那大概不到一杯奶茶钱的刻章费用,而是对自己平凡生活的一种坚守吧!后来我特意去了那个小镇,想着让陈师傅刻几枚印章,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发现大门上了锁。当时心里一怔,找周围的乡亲打听,得知老爷子已经去世了。只剩下门上斑驳的几个字,依稀可以辨认出“印章”二字。

    一百年很长吗?如果说人生真有能让我们变得勇敢的力量,无非就在简单的两点,有一个你爱的人,有一件你愿意做一辈子也不厌倦的事。酿酒的沈师傅,学武的年轻人,手工制作琵琶的老师傅,他们在告诉我,一百年不过就像一堂课这么短,好像才刚学会,就下课了。

    一百年很长吗?好像也不长,无非就你喜欢做的事能在后代身上延续,能在这个世界回荡。在敦煌坚守的文物专家,坚持做卤肉饭的台湾家族,新疆做马鞍的父子,他们在告诉我,因为这种手艺的传承和延续,好像生命有了更广阔的存在,一百年就像一个清晨。

    一百年很长吗?怀着热爱走过的路,就不嫌漫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为钱发愁,为命挣扎,但是每个人也以自己的方式,迎接生活。或窘迫或得意,哭过却没有丧失小的能力。剧中有一段话,我们学的行当,就像一件烂棉袄,它不见得能让你风光体面,却能在最冷的时候为你遮风挡雨。大概就是因为这件烂棉袄,让你在沮丧无助又琐碎的日子里,尚有一腔热血去跟生活过招。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化园地  /  

一百年很长吗

来源于:罗晨   2020-11-24 16:55:42

    

    一百年很长吗?好像从来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因为一直以来都觉得一百年很长,一百次四季的更迭,一个世纪的轮回,一个人的一生。

    如果说对于一门手艺、一种技能的传承,那一百年又算长吗?最近看了一部纪录片,主创团队用了一年的时间,走了十万公里,寻觅深藏的茫茫江湖里的匠人。

    镜头很生活化,仿佛就在你我身边,总有几位大隐隐于市的高人。一位年轻人,执着于武术和舞狮,在旁人眼中大概是不务正业,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理解这份热爱呢?能够明白自己想要的,并且付诸行动,本来就是值得尊重的。当这位年轻人终于靠自己迎接一份新生活的时候,我相信他的眼里有光。

    “家有千金不如朝夕为人”,这句话是九十多岁的陈师傅讲的,用着熟悉的乡音。九十多岁的陈师傅是一名刻章的手艺人,他所在的地方就在我家乡的附近,那儿有一条老街,每逢赶集,老爷子还是会开门。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连用手写字的人都很少了,用印章的人大概更少,而手工刻章的人可能屈指可数了。老爷子坚守的这份手艺,绝不是那大概不到一杯奶茶钱的刻章费用,而是对自己平凡生活的一种坚守吧!后来我特意去了那个小镇,想着让陈师傅刻几枚印章,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发现大门上了锁。当时心里一怔,找周围的乡亲打听,得知老爷子已经去世了。只剩下门上斑驳的几个字,依稀可以辨认出“印章”二字。

    一百年很长吗?如果说人生真有能让我们变得勇敢的力量,无非就在简单的两点,有一个你爱的人,有一件你愿意做一辈子也不厌倦的事。酿酒的沈师傅,学武的年轻人,手工制作琵琶的老师傅,他们在告诉我,一百年不过就像一堂课这么短,好像才刚学会,就下课了。

    一百年很长吗?好像也不长,无非就你喜欢做的事能在后代身上延续,能在这个世界回荡。在敦煌坚守的文物专家,坚持做卤肉饭的台湾家族,新疆做马鞍的父子,他们在告诉我,因为这种手艺的传承和延续,好像生命有了更广阔的存在,一百年就像一个清晨。

    一百年很长吗?怀着热爱走过的路,就不嫌漫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境,为钱发愁,为命挣扎,但是每个人也以自己的方式,迎接生活。或窘迫或得意,哭过却没有丧失小的能力。剧中有一段话,我们学的行当,就像一件烂棉袄,它不见得能让你风光体面,却能在最冷的时候为你遮风挡雨。大概就是因为这件烂棉袄,让你在沮丧无助又琐碎的日子里,尚有一腔热血去跟生活过招。


网站首页 |  走进渝海 |  新闻中心 |  党建之声 |  文化园地 |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775956 传真:023-63775956 重庆市渝中区棉花街十八号 邮箱:400011

渝ICP备17007360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29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