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

文化园地
文化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听到的故事
来源于:绿满川公司 蔡明飞    更新时间:2019-11-19 14:56:13

     一次特殊的机会,我与一位在攀枝花森林消防支队当过兵的朋友攀谈过程中,了解了其发生的感人泪下的故事。
    他讲述到:四川森林火灾多发生在西昌、攀枝花等山高林密的地方,当地干燥、风大,旱雨季分明,山林一遇火星就会引发山火(大部分是雷击枯树等自然现象引起),每年都会经历大大小小十几次的森林救火行动。森林消防官兵每次救火都要背负几十斤的负重,有背负式水枪、风力灭火机、手持式电锯、橡胶打火把、补给用汽油桶等消防物品。其中补给用汽油桶最为危险,一般都是由有扑火经验、业务能力强的老兵携带。每次从山脚到达起火地点都要徒步几个小时的山路,有时因山火太大要奋战几天几夜,危险、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有一次,消防支队接到紧急出动命令,队伍立即开拔上山救火,但此次有位负责补给用汽油桶的老兵休假探亲未归,连支部就临时选了一位体力好、业务能力强的新兵负责此项任务。刚开始灭火工作推进得十分顺利,眼看整个火场即将被扑灭,突然风向一转,原被扑灭的火场复燃了。负责补给用汽油桶的新兵慌了神,也没辨别风向,背着个定时炸弹没命的往上风方向跑。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老兵抓住了他的肩膀,大声喊道:“不要慌”,并三下五除二的帮新兵解下油桶背带,一脚把新兵踹出火场,“赶快跑!”此时火势越来越大,老兵被大火团团围住,他冒着烈焰助跑使劲扔出汽油桶,随即双手抱头卧倒,只听轰的一声,汽油桶爆炸了,老兵却被淹没在熊熊烈火之中。
    新兵得救了,除眉毛被烧及轻微灼伤外,并无大碍。森林消防官兵齐心协力灭火救出老兵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落泪了。老兵因火焰的高温和炙烤将身子蜷在一起,全身碳黑,头发和消防头盔黏在一起,呼出微弱的气息。支队长赶紧叫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山下送并通知山下最近医院准备好抢救工作。
    与我拉家常的特勤人员就是护送人员之一,目睹了医院里发生的一切。到达医院后医生叫消防战士帮忙清理老兵身上附作物,由于酒精有刺激性,只能用臭氧水进行消毒清理,当棉签碰触到老兵身上时,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任凭炭黑色和血红色的臭氧水不停流淌。清理完毕后,被90%烧伤的老兵展现在医生和消防战士面前。老兵头发没有了,鼻子、嘴唇没有了,只剩下两排牙齿。耳朵也被烧没了,全身处大腿内侧及手肘部分还有少许皮肤以外,已变成一个血红色的怪物,随即送往了重症监护室。负责护送的消防战士不敢告诉他,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却不敢流下来。
    支队长叫人赶快驱车把老兵的父母亲从云南老家接了过来,当其母亲看到儿子全身裹满绷带,身上插满管子时,当场哭晕在病床前。老兵的痛苦呻吟声响彻病房一整晚。第二天,支队长和战友们来探望给他,只能隔着无菌重症监护室的玻璃门偷偷抹泪,支队长紧紧抓住老兵父亲的手说:“我们准备给他申请二等功,有要求请尽管提。”老兵父亲嘴角抽搐了一下,并没说出话来。消防战士们都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老兵,尽绵薄之力帮忙,并轮番开导其父母。
    第三天上午,老兵已经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烧伤的严重性,眼神示意父母来到他的病床边,用微弱的声音说到:“爸妈,恕儿不孝,我不能拖累你们一辈子,也不愿下半辈子生活在痛苦之中,你们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出现,把我忘了吧!趁现在有能力再要一个孩子。”此时,父母情已泣不成声。当天夜里,趁父母深夜打盹之际,他拔掉了呼吸机和营养液针管,悄然离世。
    当天,老兵刚满18岁零2个月。(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